收藏   投稿通道
中国金融网 金融网 中金网 产业联盟

全球流动性拐点到来 又一轮财富大洗牌开始


  关于全球流动性拐点是否到来的争论,随着美联储在11月2日宣布继续维持联邦基金利率0.25-0.5%之间不变,不仅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在支持全球流动性拐点到来的人看来,11月的不加息,反而成了12月铁定加息的理由,如果美国大选不是特朗普最终登顶,这种概率已经非常大。而美联储12月的加息,事实上为饱受资产价格泡沫困扰的全球政府提供了流动性转折的时间窗口。

  反对全球流动性转折点到来的人士认为,尽管美联储12月的加息的确是大概率,但美联储的加息并不意味着全球流动性转折点的到来。在全球经济复苏疲弱的情况下,全球央行,真正采取实质性的措施收紧货币的其实只有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包括中国央行都不会因为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而收紧货币,全球经济的复苏仍然是第一位的任务,相对于资产价格的风险,各国央行一定会将“稳增长”进行到底。

  笔者认为,在全球流动性拐点是否到来的问题上,正反双方其实对于什么叫“流动性拐点”这个基本的论题缺乏共识。绝大多数支持全球流动性拐点已经慢慢迫近的观点,并非指全球央行将跟着美联储采取实质性的措施收紧货币,而是指宽松货币政策已经走到尽头,边际效应已经发挥殆尽,继续加大宽松力度的可能性不大,如果继续加大,对经济增长本身并无太大的帮助,但并非否认一些国家将维持目前货币政策的状况。

  我认为,如果正反双方将“流动性拐点”定义为是继续扩大宽松,还是已经宽松到头,最多只是维持目前的宽松政策,可能分歧会小很多。如果认为货币政策已经玩到极致,不会加大力度,我的观点就很简单了,那就是,在我看来,全球流动性拐点的确已经到来。

  金融危机八年以来,全球货币政策突破了传统理论的边界,不断突破,各种政策创新工具毁了我们对货币政策认识的“三观”,仍然没有把全球从“大衰退”的泥沼中捞出来,但不能就此否定危机以来各国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的选择。

  无论是一开始“量化”宽松,还是后来包括负利率在内的“质化”宽松,无论是采取数量工具,还是采用价格工具,对于帮助全球经济走出危机都是必要的。这是人类货币政策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突破和创新。

  笔者一直认为,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迄今为止都非常成功,即使导致了资产价格的泡沫,使得美国的股市和房地产创下新高,但瑕不掩瑜。但是,宽松货币政策能使全球走出危机的陷阱,却无法帮助全球经济完成再平衡,恢复真正的增长。因为全球经济难以摆脱萨默斯所言的“大停滞”的原因在于全球经济缺乏新的增长动力,全球债务去杠杆并未完成,市场没有全部出清,货币政策对此无能为力。

  货币政策就像打止痛药,能暂时止痛,但要真正的解决,必须做手术,现在重要的问题是手术无法完成。在手术无法完成的情况下,长期打止痛药的结果就是一方面形成了对药物的成瘾性依赖,另一方面,导致了资产价格的泡沫,形成了市场绑架政策的局面。

  这种状况,全球如此,不单单是中国。

  判断全球“流动性拐点”已经到来,是我认为:

  第一,在全球宽松货币的效应已经到极致的情况下,任何宽松已经对经济本身没有任何作用,包括欧洲、日本以及中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不会再继续扩大宽松规模;

  第二,除了美国加息可能导致的全球流动性的历史性转折,更重要的,中国在前三季度经济增速取得6.7%的好于预期的成绩单之后,年内政策的侧重点在悄然变化。货币政策的重点已经从稳增长转向“抑泡沫”和“防风险”。

  中国货币政策的转变其实从7月份开始已经比较明显:

  央行在解释7月份的金融数据的时候,特别提及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货币增长的中枢下行是很正常的。暗示中国M2的增速大概率会低于以前远高于GDP和物价增速的事实,这是中国流动性转折点的官方表述。

  在10月份政治局会议罕见的讨论经济问题的时候,几乎所有人关注到中国货币政策不同于以往的一个描述:“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这几乎在第一时间被解读为中国货币政策出现了“选择性收紧”,这个提法非常形象,在经济增速无虞的情况下,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泡沫,以及继续增加的杠杆成了中国经济的心头大患,“选择性收紧”货币,从政策工具而言,可能不会采取明显的常规性的准备金或者利率工具,避免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但会选择其他工具达到政策目标。

更多相关精彩图片请进入『国家摄影』浏览

[上一页] 第 [1] [2] 页 [下一页]

责任编辑:alexmls
相关信息
·全球流动性拐点到来 又一轮财富大洗牌开始 (2016-11-4 8:47:04)
·谨防3月中下旬流动性拐点 (2014-3-5 8:55:44)
 
已有 条评论    【复制网址】【收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