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投稿通道
中国金融网 金融网 中金网 产业联盟

定向降准到底释放多少流动性?


  9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如期发布了《关于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通知》,落实了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通过定向降准加大对小微企业发展支持力度的要求。由于定向降准的条件有所改变,市场多数观点认为其释放流动性规模相当于1-1.5次降准,于是,大水漫灌之声一时间甚嚣尘上。不过根据我们的测算,真正能够释放的流动性增量或远低于多数人的预期。

  正如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时所述,本次定向降准其实是对过往定向降准政策拓展和优化。具体来看,所定的两档考核标准较之前有所变化。第一档是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5%的,存款准备金率可在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此前是三农或小微领域贷款增量占比达15%享受,三农或小微分开考核);第二档是前一年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或增量占比达到10%的,存款准备金率可按累进原则在第一档基础上再下调1个百分点(此前是三农或小微领域贷款增量占比达到50%、余额占比达到30%享受,三农和小微分开考核)。

  客观来看,两档标准的比例的确有所降低,但是对贷款范围的要求更严。普惠金融领域贷款被定义为,单户授信5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以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助学等贷款。从便于理解的角度考虑,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可以大致归类为对私的个人经营贷款(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农户贷款通常均属此类,助学贷款各行分类标准不一,金额较少,暂忽略)、对公的小微企业贷款,且两者均需满足500万以下的标准。对多数商业银行而言,500万既是对微型企业授信的限额,也作为对公和对私划分的标准,因此个人经营性贷款中超过500万以上的授信不多,而对公条线的小微企业贷款大多是超过500万的,符合条件的贷款不多,相当于是大幅收窄了贷款考核领域的范围。此外,首次将小微和农户贷款放在一起考核,优化了以往的考核政策(以往是分开计算),有利于那些同时大力开展小微和三农贷款业务的银行机构。而直观来看,就是有利于个人经营性贷款(包含个贷领域的小微和农户贷款)占比较高的银行。

  在理解了本次定向降准政策机制层面的变化后,我们可以概算出本次定向降准所能释放的流动性规模。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称,按现有数据考核,本次定向降准可覆盖全部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商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商行,但是对过往政策的延伸,而非并行的新增政策,因此目前已经享受老政策定向降准优惠的银行,在2018年新政实施后,不会重复享受。

  我们查阅了存款占比最高的6家大型银行(五大行加邮储银行,基准档准备金率在17%)和12家股份制商业(基准档准备金率在15%)的2017年中报和2016年年报,发现大行中有4家目前已经享受老政策的第一档优惠(准备金率16.5%),工行和建行则属于基准档(工行的年报中未明确表示,但通过测算年度小微贷款增量和各项贷款增量的比例来看,未达第一档标准);而股份行中,光大、华夏、广发、恒丰、浙商和渤海银行正享受第一档政策的优惠(准备金率14.5%),另六家则属于基准档。我们以9%的年均存款增长率来计算,7家目前未享受第一档政策优惠的大中型银行2017年末存款总额大概在52万亿左右,在2018年定向降准新政实施后,将释放约2600亿资金。而按照2014年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时的表述,当时的定向降准政策惠及了三分之二的城商行和80%的非县域农商行,考虑到这两类机构本来主攻的就是中小微和涉农贷款,惠及的范围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就在不断扩大,所以新政策能扩展机构范围和规模应该不大,据估计,能释放50亿流动性。

  再来看第二档标准。从历史来看,大型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均未达到过第二档的考核要求,根据我们对上市银行年报的分析,目前符合第二档标准的多是一些大型城商行和农商行。新政策实施后,由于500万以下授信的限制,只有此前个人经营性贷款和农户贷款占比较高的银行才有短期内达标的可能。

  我们先以“普惠金融贷款余额占比达到10%”的标准来衡量,在18家大中型银行中,除邮储银行和浙商银行因为个人经营性贷款(含农户贷款)占比显著高于10%而达标之外,其余银行的余额占比年内多难达标。值得注意的是,招行的小微贷款全部归属于个贷条线,余额占比达到8.3%,且其中超出500万限额的行推贷款比例应该不会太大,是未来第二档标准的潜在达成者。而在此前符合第二档标准的城商行和农商中,农商行因为主攻三农贷款(多属于个人经营性贷款),与新增500万以下的要求较为吻合,应该会有一些原本只满足第一档的中小机构新政后能达到第二档标准;而主攻小微企业贷款的城商行,则因为500万以下的限制,可能出现一些存款排名靠前的城商行,原本二档达标但新政后不达标的情况,例如部分银行年报显示,其小微贷款户均授信额就远超500万。

  因此,要想达到新政第二档的标准,短期商业银行的努力目标应该放在“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增量占比达到10%”的标准上。

  考虑到在银监会口径中,农商行和城商资产规模占比基本相当,我们放宽测算条件,假设新增满足第二档要求的农商行与失去第二档资格的城商行存款规模相当,而目前满足第一档政策的股份制银行有一半将满足新政第二档(含浙商),再加上当前指标已满足新政的邮储银行(其他大行因为体量的原因难以满足),则新政将能通过第二档政策释放1150亿左右资金。

  两档相加,预计能释放3800亿流动性,实际则大概在3000-3800亿之间,这个规模甚至低于一次普通的MLF投放。再结合定向降准新政延迟一个季度实施的机制安排,不难看出人民银行在当前的宏观政策框架下,对释放长期流动性的谨慎态度。从某种意义来说,定向降准叠加10月中旬MLF提前超量续作的操作,就意味着短期不发生重大事件的情况下,全面降准将不会出现。

  从国庆后第一个工作周金融市场的表现来看,似乎多少已经出现一些政策不及预期的失落情绪。但市场也应该看到,本次定向、延迟的降准新政,总归是政策上的边际利好,落差不应被无限放大。

更多相关精彩图片请进入『国家摄影』浏览
责任编辑:alexmls
已有 条评论    【复制网址】【收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