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投稿通道
中国金融网 金融网 中金网 产业联盟

大会闭幕后 中国货币政策将面临拐点?

[标签]货币政策

  在过去三年,央行一直都不是一个经济调控者,其扮演恰恰是一个风险调停者,包括其货币政策也一直遵循此法。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的风险已经大为缓释,GDP回升,常年被封存的货币宽松政策,可能随着经济布局的完善,重新出鞘!

  在十九大前夕密集公布的9月金融数据中,我们看到了多个金融数据出现拐点。

  比如,9月银行结售汇顺差19亿人民币,为28个月以来首次转为顺差。

  比如,9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增加8.5亿元,至21.5万亿元,其结束了连续22个月的下滑。

  再比如,9月末M2余额同比增9.2%,结束了连续8个月的同比下滑。

  以上数据都表示,国内的基础货币增量,已经开始由负转正。

  而最关键的是,作为直观考量债务风险的货币乘数,从5.45的“接近极限”水平落到了5.41——它终于掉头了。

  在十九大的关键时刻,货币指标出现拐点,或许将对经济决策者的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十九大闭幕之后,宏观经济政策基调的格局或将重新定调。而种种迹象显示,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许将会成为货币宽松重新出鞘的时间节点。

  这个数据曾把宽松逼走!

  货币乘数,是一个国家基础货币增量,带来流动性派生能力的体现。货币乘数越高,每单位的基础货币带来的流动性越高。据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的测算,按照17%的存款准备金率,理论上算出来货币乘数最大值是5.46——也就是说,每单位的基础货币,在极限情况下会带来5.46个单位的广义货币。

  然而,这个数据自从今年年初金融行业去杠杆以来,一直在快速逼近“极限”。

  

点击查看大图

  4月份,货币乘数首次创下历史新高,此后,5月、6月、7月、8月,货币乘数接连走高,终于在5.45停下了脚步,9月下降至5.41。

  货币乘数的背后,是中国蕴藏着的最大,最本质的问题——债务杠杆。广义货币的增长,都是通过债务扩张的方式出现的。

  央行有两个调整流动性的手段,一是调整基础货币投放,二是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前者是货币乘数的分母,后者则直接是货币乘数的倒数。

更多相关精彩图片请进入『国家摄影』浏览

[上一页] 第 [1] [2] [3] 页 [下一页]

责任编辑:alexmls
已有 条评论    【复制网址】【收藏新闻